洒库信息门户网
最新动态
她觉得拍AV没想得那么污,男女演员都温柔相待
美拍主动停更下架 CEO发文道歉
三代筑路人眼中的新中国铁路建设之变
白菜咋真跌出“白菜价” 有菜农粉碎蔬菜当绿肥
互联网之光博览会在乌镇开幕
孩子这样的的提问、老师的回答像魔术一样、简直太棒了
每日一膳|“诸痛痒疮皆属心”,夏日养心就用这道茶饮
女子离奇中毒送进ICU 内裤碰到的皮肤全烂了
清远警方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侦破涉网案件34宗、抓获“黑客”9名
现实扎心的21条心情语录,句句精辟犀利,发朋友圈很能引人共鸣
侯马美沙酮门诊帮吸毒人员早日戒除毒瘾
静音无干扰的清风侠S400,就是那个桌边不起眼的小机箱
阿斯顿马丁和007团队合作,正式确立全球詹姆斯邦德日
大家种树 大家乘凉
培养学生自能改文
连山3名干部违规使用公务车被查处,还要被追回乘车费用!
中国DRG付费试点来了:医院开药越多 可能亏损越多
机场城际铁路年内开通,半小时可达,车内实景是这样
原在国内是电焊工,今是瑞士滑雪教练,这位中国青年不一般
美国航母的最大威胁,竟然不是中国武器!

特稿 | 寻娘

时间:2019-10-30 11:20:22 点击:4972次

山东省乳山市西北部牙子镇蒋家村,春天寒冷。92岁的王奎民坐在炕上望着窗外,时常想起八路军的孩子郑文,他20岁时就把他养大了...远在首都北京,清华大学,舞台剧《润江》正在新清华学校上演。

查·娇娇(右一)正在表演舞剧《润江》(摄于6月17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王奎门从未想到,她和她的姐妹培育革命后代的故事会在2019年春天在北京上演。演出结束时,掌声经久而热烈。年轻的学生们热泪盈眶,久久不愿离开。

护士王奎民在她的院子里拍了一张照片(摄于6月20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70多年前,在胶东抗日根据地,300多名年轻女性担负起供养前线八路军战士、成为“红哺乳母亲”的重任。在日本的野蛮袭击和胶东托儿所的艰难迁移期间,1223名婴儿没有伤亡。经过70多年的历史尘埃,“红宝贝”就像山菊一样简单,静静地在胶东山野的建筑中绽放。

灯塔中诞生的“英雄母亲”

乳山,抗日战争时期曾被称为牟海县,是胶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前线基地和稳定后方。20世纪40年代,全国抗战陷入了艰难的僵局。胶东基地也经常遭受日本军队的“扫荡”和残酷屠杀。

1942年11月,日军在马石山进行了一次可怕的“扫荡”。“我帮助村里的护士带着她的孩子上山,跑向一个家庭,在炉子下面挖了一个洞,然后躲在里面躲过了麻烦。”回顾这段经历,王奎民经常感到“小腿一阵震颤”。

在这一轮扫荡中,几乎每个村庄都遭到抢劫,每个家庭都陷入困境。仅在一天半的时间里,就有503名士兵和平民在被称为“马石山大屠杀”的马石山主峰内外被杀害。

面对日军频繁的“扫荡”,八路军被迫不断转移,抚养婴幼儿成为一个大问题。经过当时胶东市委专门委员会的研究,决定成立胶东幼儿园,并在附近寻找健康可靠的农村妇女来喂奶。

人们参观了胶东儿童福利院的旧址(摄于6月19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司晓星,1942年夏初出生,是胶东幼托院最早的婴儿之一。他出生后不到两个月就和父亲开战了。“父亲跟队里打游击战,警卫叔叔背着篮子骑着我。结果,这匹马吓坏了,把我赶了出去。我倒在地上,睡得很香。”思小星说,当他父亲思嵇绍还活着的时候,他经常笑。

在聊城的家里,二如·思小星一边哼着胶东儿童福利院的一首歌一边看歌词(摄于6月24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两个月后,司晓星被送到胶东托儿所。六个多月后,战争形势越来越糟,她被送到养母蒋明珍的家里。护士看到魔鬼进入村子,就带着我和她自己的孩子向山上跑去。好不容易躲在山洞里,两个孩子在一起,只要喂一个,另一个哭。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她带着她10个月大的亲生儿子去了另一个废弃的洞穴,并带我躲在另一个洞穴里。”司晓星眼泪汪汪地说,“日军撤退后,护士拉开了被日本空投炸弹炸倒的洞,看到儿子浑身是泥和血,连骨头都露出来了。回家后的几天内,我的“兄弟”就去世了。

司晓星不是蒋明珍唯一喂养的婴儿。根据胶东儿童福利院的历史资料,她先后收养了四名八路军儿童,没有任何伤亡。然而,她六个亲骨肉中有四个死于战争、饥荒和其他原因。

“奶妈给我们这些奶子,真是‘人在孩子里’。他们说,不要担心孩子们是否被放在这里。孩子们的父母正在为魔鬼而战。他们在战场上流血。我们只是给孩子们一口牛奶吃。“现在住在北京的徐永彬说。

哺乳母亲王奎民在小郑文的第一个女儿刚刚去世时收养了她。郑文身体不好。王奎民日夜工作,经常和郑文一起走七八英里去看医生。为了治愈郑文,她带着家里剩下的小小米吃药,最后郑文从死神手里被带了回来,但她瘦了10多公斤。

面对“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抚养‘别人的’孩子”的问题,王奎民说:“没有他们我的孩子可以重生,没有他们八路军的孩子也可以重生。”

二如·郑文被带走后,王奎民又生了一个男孩。因为她想念二如·郑文,她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为郑文。

70多年来,“母子相恋”

胶东幼托所于1952年更名为乳山县幼托所,并于1955年撤销。然而,婴儿和母亲之间伟大的爱情传奇一直延续至今。

这是胶东幼托院1951年拍摄的照片。新华社

1948年,二如·李建英(如明·金枝)出生后仅三天,在紧急情况下随军队转移的父亲李大林通过妇女救助委员会将她托付给母亲祁永江。齐永江34岁,家里有6个孩子。她的生活非常艰难。然而,她在预算上很谨慎,并优先考虑为她的孩子在任何地方建设英国。她的6个孩子相继死去5次,但简英健康成长。在三年的自然灾害期间,谋生更加困难。为了让简颖学习,齐永江放弃了独子龚培爱,去上班了。

直到1964年,李大林才终于听到女儿李建英的消息,并与齐永江商量带孩子们回济南学习。为了建设英国的未来,齐永江虽然没有放弃一切,但还是默默地含泪送走了16岁的简颖。

虽然简颖离开了,但他的心从未离开过。他视母亲为自己的母亲:参加工作后,他第一个月的所有工资都寄给了母亲。在假期,他们经常“回家”看望他们的母亲。退休后,他每年都会回到乳山和母亲住一段时间,为老人洗澡、梳头、洗衣服和做饭。老人会向每个人称赞“好女儿”...

当婴儿毛薛健(婴儿的名字叫麦勤)和婴儿汪聪润一起长大到8岁时,他的父亲带他去了城市生活,但他和婴儿是分不开的。他的父亲最终决定把他留给王康伦一家。王康伦把“小麦出勤率”视为自己的事情,他不再提高了。毛薛健长大结婚后,回到安徽老家和亲生父母住了一段时间。然后他回到乳山安顿下来,在母亲的膝上履行他的孝道,为她而死。

1955年,二如·余·容止7岁时离开乳山县苗圃。他是九个没有被亲生父母认领的乳儿之一。托儿所撤走后,余容止与当地政府安排的养父母一起长大,成年后开始寻找养母。1969年春天,容止和他的爱人余新国在找到2014年去世的王思普后,把他们的母亲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许多婴儿对这一经历没有深刻的记忆,因为他们被送到母亲家时还很年轻。在特殊的战争年代,许多父母不知道他们的孩子被交给哪一位好心的哺乳母亲,有些甚至没有父母...成年后,越来越多的哺乳动物加入到寻找哺乳母亲的行列中。

思小星是最执着的亲戚之一。因为她父亲通过中间人把她给了她母亲,中间人已经离开乳山很久了,没有消息。经过多年的寻找,四小星没有取得任何突破。

直到2015年,在当年乳儿组成的“家庭追踪小组”合作伙伴的帮助下,思小星经过反复核实,最终确认她的乳母是姜明珍,她牺牲了自己的儿子。这时,蒋明珍已经去世9年了。

“‘哥哥’(蒋明珍的小儿子)告诉我,这家人很久以前就盖了一栋新房子,但我母亲(蒋明珍)直到去世才搬出她抚养孩子的老房子。她只是害怕有一天这个孩子会来找它,当她离开的时候,她会找不到地方。我真的为她感到难过!”司晓星说,这是她一生的债。

与司晓星的情况类似,当二如·徐永彬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二如母亲所在的雅子镇西道口村时,她被告知二如刘希蒙已经去世多年。他一夜之间跑到母亲的坟墓前,跪不起。“娘,孩子不孝,晚了!”

为了表达对乳山和母亲的关心,徐永彬把他的国家科技进步奖证书捐赠给了乳山市委党史研究中心。他希望安慰他的母亲徐永彬,她没有辜负她对他的爱和支持。

儿子正在找他的母亲,他的教养很好。娘很期待她的儿子,她的爱很深。

在乳山市委党史研究中心主任许华伟工作的档案室里,一本书收集了600多页的第一手资料。此外,还有胶东托儿所和哺乳期儿童工作人员提供的笔记本、证件、书籍、寻亲笔记、照片等文物40多件,以及一些哺乳母亲在家中使用的生产和生活用品。

6月19日,无人驾驶飞行器拍摄了胶东幼托院的旧址。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胶东幼儿园位于乳山市牙子镇田家村,近年来经过改造,已成为著名的红色教育基地。随着当地搜寻和挖掘工作的有效推进,挂在墙上的哺乳母亲和护士名单不断加长,采访了130名哺乳母亲和195名护理人员。

然而,另一份名单正在缩小。

记者在乳山采访中了解到,只有6名幸存的哺乳母亲,其中许多人常年卧病在床,有些人已经神志不清。然而,那时的大多数婴儿现在已经七八十岁了。为了帮助年轻母亲实现“期待婴儿的梦想”,乳山市正在继续寻找婴儿。

《育儿之光》反映了大众的支持

和平时代的人们可能很难完全理解胶东无私而简单的本性。舞台剧《汝南》的女主角查·娇娇来到汝南家为演出刮风,直到那时她才对汝南当时的心态有了更深的了解。

查娇娇在胶东儿童福利院旧址采集风(摄于6月19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许多乳母都对我说,‘我不会读书,但我能分辨善恶,无论谁对人民好,我们都会支持他。’我认为这种最简单的语言能最好地解释为什么他们对乳儿如此好!”咋娇娇说道。

查娇娇(左)在家乡刮风时看望了母亲王奎民。她和王奎民浏览了胶东儿童福利院的历史资料(摄于6月20日)。新华社记者王锴拍摄

在马石山烈士陵园,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殊展厅,名为“马石山十勇士纪念馆”。在日军毁灭性的包围中,八路军第五旅第六、第七、第十三、第五旅的10名年轻士兵在完成任务的途中经过马石山。他们看到人民陷入绝望的困境。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们坚决决定放弃回到部队,留下来帮助人民突破。他们围着日本侵略者跑来跑去,打了几轮仗。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营救了成千上万的人,但是他们被埋在了马史山。

人民没有忘记他们:王殿元、赵毛婷、王文丽、李贵、杨德培、李五寨、宫古范和三名没有留下姓名的士兵。英雄的名字和英雄传奇挂在马石山纪念馆的墙上,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读过《马石山十勇士》后,我更读到了护士平凡而伟大的心——人民军队用生命拯救人民,“红护士”用生命帮助护士。

“年轻的女士们留下‘最后一滴奶要吮吸,最后一份口粮要吃,最后一件衣服要穿,最后一股活力要吮吸’。只有普通的乳母、前村民和参军的群众,才聚集了巨大的力量,帮助人民军队走出艰难困苦中的非凡胜利之路。”山东青年政治大学舞蹈学院院长、舞剧《汝南》导演傅晓青说。

今年以来,舞剧《润江》已经在北京、济南、南昌、大连、威海等城市巡回演出数十场。表演现场的观众热情洋溢,鼓掌喝彩。乳山胶东幼儿园遗址的游客成群结队。虽然他们的年龄和职业不同,但他们都被汝南的精神所感动,许多人在现场忍不住哭了。一名游客在留言板上写道:“红色护士是党和人民群众生死存亡、相互帮助的历史见证。它将被载入史册,永远被铭记。”

-结束-

欢迎前来

请联系授权部门进行重印

来源/新华社

作者/记者赵新军、邓华伟和汪洋|参加写作:王欢和王锴

编辑/陈数